我和张宏宾及鸿宾楼那点事儿

尊龙人生就是博删除

2018-10-05

  作者:张洪泉  再见,青岛。 你好,聊城。

风风火火的半月济南、杭州、苏州、青岛行,就这样结束了。

感谢各地亲人的盛情款待,今天尤其感谢青岛的亲们。

青岛大虾、青岛大蟹都品尝了,当说吃某某鸡时,我说别了,吃过很多地方名鸡,都不如聊城鸿宾楼的荷叶鸡。

  这是我2月18日从青岛返聊路上,发到朋友圈的一个微信,谈一下春节后外出的一点感想。

不料竟得到微友们的盛赞,很多朋友说鸿宾楼荷叶鸡的鲜美可口,但谢菲先生问我:鸿宾楼在哪儿付刚先生:鸿宾楼在哪如实交代。

我这才想起需要和大家介绍一下鸿宾楼,以及我和鸿宾楼总经理张宏宾的那点事儿。   张宏宾年长我几岁,第一次认识他,是因为聊城日报。 大约是在1998年前后,在我家附近有一个天宝酒楼,在聊城晚报上搞了一个活动,我有幸中奖,奖品是两菜一汤,下班后就和太太去品尝。 两菜一汤味道不错,就在快吃饱的时候,一个文质彬彬、穿西装打领带的人过来,问味道怎么样,说不够可再加个菜。

那时候我大学毕业时间不长,在聊城拖拉机厂上班,一个地道的小工人,张宏宾如此客气,让人敬佩。

  后来和朋友去天宝酒楼吃过几次饭,感觉味道很好的同时,经常想起张宏宾的彬彬有礼,他成了我仰慕的对象。 2003年,听人说天宝酒楼出现命案,经理被判死刑,我内心难受了好久。

后来才知道,命案发生时,张宏宾已经不再天宝酒楼做经理,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感叹好人一生平安。 此后,我经常幻想能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能遇到张宏宾,但一直未能如愿。

张宏宾(左一)陪原聊城市委常委统战部长蔡同民活动  2015年8月份,统战部聊城市中小微企业联合会成立,就在这个会议上,我们再次相逢,结果整整聊了一个下午。

后来再加上一些朋友的补充,我在知道他自己有一个书画院,和现在聊城知名的鸿宾楼食府。

再后来,从媒体和朋友圈里,知道鸿宾楼的一些菜肴获奖。 知道荷叶鸡,还是一次一起去参加活动,获悉我父母来聊城,张宏宾专门带来两只让老人品尝。 而就是这次,荷叶鸡的味道沁入我的味蕾,印在我的脑子里。

  和张宏宾熟悉的人都知道,他不仅为人厚道,而且仗义疏财、行善好施,经常帮助别人,朋友的事经常当成自己的事做。 2016年的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朋友举办了一个画展,问有时间看看去吗我没丝毫的犹豫,随即告知可以。

那次我和王兆峰、刘庆功、王传胜等新媒体委员会的朋友参加了活动,恰好遇到我母校的郑旭庆教授和几个大学同学,特别开心。 此后,多次一起参加统战部组织的各类活动,感情与日俱增。   相逢二十年,能再次见面,并成为好朋友,我相信这是一种缘分。 从仰慕到见贤思齐,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共鸣。 和一个好哥哥交流、交往,让我很开心,很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