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朝江:贵州成为 “苗学研究大本营”

尊龙人生就是博删除

2018-10-19

  苗族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民族,中国自有文字记载历史以来,就有关于苗族的记载。 而对苗族历史、文化的探索、研究,从上个世纪初就已经开始,并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至今产生大量研究成果。

  对苗族的研究经历了哪些历程,有着怎样的成果和价值?近日,省社科院原副院长石朝江研究员应邀贵州机关学习联盟周末名家大讲堂作“贵州苗学研究的历程和重要成果”主题讲座。   原始记录与初始研究阶段  为苗学研究奠定基础  “苗族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民族,中国自有文字记载历史以来,就有关于苗族的记载。 东蒙、九黎、三苗到荆蛮南蛮,苗族一脉相承。

”石朝江介绍说,苗学,顾名思义是记载和研究苗族的一门科学。 没有中国史籍的大量记载,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苗学研究,苗学是建立在中国史籍记载的资料基础上的,所以苗学研究相对于其他单一民族学科,体现出了更加明显的历史厚重感。   对苗学的研究,最基本的是它的“记录阶段”,即有文字以来,直到清朝时期。 石朝江说:“这个阶段是以文字形式,记录了苗族的历史活动、文化等信息。 而对于苗学的研究,始于‘西风东渐’。 ”  20世纪初叶,西方人类学民族学的研究方法传入中国,苗族悠久的历史与文化立即引起中外学者的极大兴趣,尤其是一批外国学者和传教士,深入苗族社区调查,著书立说。

比如萨维纳所著的中外第一部《苗族史》,鸟居龙藏所著的《苗族调查报告》,克拉克所著的《在中国西南部落中》。 由此也吸引了国内一批学者纷纷撰写著作,研究苗族悠久的历史与文化。 民国时期,国内外许多学者因为研究苗族而一举成名。

比如萨维纳、柏格里、克拉克、鸟居龙藏等国际学者,以及范文澜、郭沫若、王桐龄、夏曾佑、林惠祥等国学大师。

这些大师们虽不是专门研究苗族,但在他们的历史研究中充分肯定了苗族悠久的历史与文化。 夏曾佑曾在《中国古代史》中说:民国虽然只有40年时间,却取得了丰硕的苗学研究成果,奠定了后来苗学研究的基础。

  抢救资料与产生大量成果阶段  苗学经典著作不断问世  “苗学研究的第二阶段,是抢救资料阶段,时间为新中国成立后到1988年。 ”石朝江说,“1949年,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

从1950年至1987年,苗学主要处于调查抢救阶段。 研究成果虽然不算多,但抢救出来了很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比如古歌、史诗、贾理、宗教、习俗、习惯法、民族民间文学等,这些资料的积累,进一步为之后大量研究成果的产生而奠定了基础。

”  从1988年到现在,则是“苗学”立名并产生大量研究成果的时期。

1988年10月,贵州省苗学研究会在黄平县正式成立,创立了《苗学研究》以书代刊,创办了《苗学研究通讯》,“苗学”学科名称正式见诸报刊。

紧接着苗族聚居的湖南、云南、广西、四川、湖北、海南等省市区分别成立苗学会,各省市区联合对苗族即苗学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

2009年,贵州大学出版社再版苗学百年研究的十部经典著作。 这十部经典著作是从一百年来,国内外研究苗族的上千余部著作中精选出来的,如《在中国的西南部落中》。   《贵州苗族考》《苗族发展史》《贵州东部高地苗族的情感与婚姻》等。 石朝江说:“因为中国的苗族有近一半生活在贵州,现在贵州已经成为苗学研究的大本营。

在贵州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  本报记者汤欣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