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抗议”他的新作太恶毒,那多说:其实我是留下光和温暖的

尊龙人生就是博删除

2018-10-07

读者“抗议”他的新作太恶毒,那多说:其实我是留下光和温暖的2018-09-3007:18:159月28日傍晚,著名悬疑作家那多,出现在钱江晚报主办的“钱报读书会·IP风云录”活动现场。

那多不喜欢拍照,现场海报上的照片已有些“年头”,看上去与本尊,判若两人。

这一次,他带来了长篇犯罪悬疑小说新作《十九年间谋杀小叙》(人民文学出版社)目前豆瓣评分分的《十九年间谋杀小叙》,是那多创作时间最长,同时也是他最满意的作品。 为什么他由科幻、轻松、历史、爱情等多样化的写作风格,转向如此沉重的写作路线?在钱报读书会开始之前,本报记者对那多进行了独家专访,原因,竟然是亲人的离去。

尽管《十九年间谋杀小叙》才出版不久,读者已经关心起那多下一部作品来。 他将在明年下半年出版“那多手记”系列最新作品,该作品的主题为“废墟”,灵感同样来源于那多的生活,讲的是真实废墟和网络废墟的故事。

目前,那多正在创作另一部以真实案件为蓝本的小说,计划于今年内收尾。 将真实案件作为长久的创作点“我从小是个特别好奇的人,这种好奇体现在对世界和宇宙的各种想象和探寻。

于是便有了我最为人熟知的软科学类‘那多手记’系列作品。

我一直以为我看清了世界,但三十岁之后,我发现自己有很多很多错觉,世界并不是我看见的样子。 ”他把这种“错觉”理解为“生活舒适区”——“这是一个越来越让我们活在自己舒适区的世界,看似看到很多东西,但其实我们的视线越来越窄。 ”2012年,那多父亲、被誉为“新概念作文之父”的上海文坛重将赵长天被诊断出恶疾,不久后去世。

为从丧父之痛中走出来,那多开了一家“赵小姐不等位”餐厅,成为网红餐厅的“鼻祖”,还一连开了好几家连锁店。 “2004年我从报社辞职,之后八年一直是全职写作者,跟社会的联系就断了。

父亲的离世,让我以一种最激烈的方式重入社会。

”如今,提到已经结束的餐厅生意,那多也会开玩笑说:“如果可以重来,我大概只会开一家餐厅。 ”这段经历对那多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人生阅历的丰富,那多的“好奇心”,渐渐从外部世界转向了真实社会,转向了对人性与情感,对自己的理解和认识。 2015年那多结束一切生意,重新回归全职文字者的身份。 现在,那多已经决定将真实案件作为长久的创作立足点,“能够在感情上打到我的,不能是单纯血腥与残酷。

总的来讲是能让人觉得唏嘘,或者看着会觉得心里堵得慌的案件。

”那多说。 1来源:钱江晚报作者:记者裘晟佳通讯员郭楠/文敖彬伟/摄编辑:实习生陈冰纯责任编辑:方志华。